依香,等一下去楼上的外科病房催个账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1
  • 来源:未满18岁禁止入内_酥酥影院未满十八岁禁止观看_18岁以下未成年勿看

  依香,等一下去楼上的外科病房催个账。”

  “催账?”房依香疑惑地反问:“这应该是会计的工作吧?”楝病历组长闻言有些尴尬,立即安抚道:“会计说这些病人欠了医药费很久了,但却屡劝不听不肯缴钱,会计说你的……口才比较好,可能有办法……”

  房依香睨著病历组长吞吞吐吐的模样,开门贝山地问:“所谓的办法,是不是让我揍那些人?”

  病历组长连忙用力摇头,“打人是不对的,依香,我跟你说过多少次……”

  “是、是、是!”房依香随便应了几声,夺下病历组长手中的账单,往门外退去。

  反正这又不是第一次了,她一向都是恶行的代名词,在北大医院的这一年,她已经得罪了不少人,而没有人敢找她报仇的原因,就是因为她是空手道及柔道黑带高手。

  最近,她甚至迷上了代表日本传统的剑道。

  房依香搭电梯来到外科病房,才刚从电梯里走出来,就听到了一阵怒吼声,并且看到一个护士卑躬届膝地退出vip病房,口里还不停地道著歉,苍白的脸上不见委屈,只有不知所措和担心。

  “又被赶出来了?”护理长抚著额头,感到头痛不已。

  被赶出来的护士猛点头,和护理站里的其他护士一样愁眉苦脸。

  “我会再想办法的。”被赶出来的护士丝毫不觉气馁,敲了敲门,又步入病房内。

  护理长摇了摇头,“唉!他是冈崎医生的好朋友,冲著这一点,就等於告知了他很不好惹。”

  “可是他是署长,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凶!”有一名护士忍不住小声抱怨了句,但脸上不见怒气,反而挂著笑容。

  一直站在一旁的房依香越看越觉得莫名其妙,完全不懂她们在说些什么。

  “对呀,没想到他这么年轻呢!”另一名护士抱著一叠病历资料,几乎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。“史上最年轻的署长,长相又跟冈崎医生有得比!”

  “对呀……”

  护理站内嘈杂的说话声再度因病房内的一声怒吼而停止。这一次,那名护士狼狈地逃出门外,就连她方才端进去的饭菜也被扔了出来。

  见状,房依香起了莫大的兴趣,她的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,不疾不徐地靠近病房门口。

  “依香!”护理长察觉到她的存在,如临大敌地惊呼出声:“你……你又想干什么?那人、那人得罪不得……”

  “他是署长?”房依香依然故我地拿过病历扫了一眼。她还以为署长都应该是年纪很大的老头子,没想到这人这么年轻就身负重任。

  “没错,是东京第一警署署长。”护理长提醒她,“这是全日本最受瞩目的地方,尤其在他接任署长之后,破案率已达历史新高,但他的脾气很难搞,你千万别管这件事!”

  房依香挑起眉,回以一笑,“我又没说我要管。”

猜你喜欢

人去楼空——只有这句话能形容目前这座空洞的屋子

人去楼空——只有这句话能形容目前这座空洞的屋子。家具搬得干净溜溜,他们曾经一起生活过的空间中,能够留下来充当回忆的东西!一样也不留;四面空墙孤伶伶的仿佛在诉说它们被主人抛弃了,

2020-04-19

被他的气势逼退,众人纷纷闪开远避这座敏感的火山口。

被他的气势逼退,众人纷纷闪开远避这座敏感的火山口。京森肚子的一把怒火针对自己,也针对这个笨女人。自己一时松懈认定她没有力气可以逃,却反而给她机会让她跑了。而她,自己千叮百嘱告诉

2020-04-19

在他身边待了一个多月,大致上已经知道这人的「底」了

在他身边待了一个多月,大致上已经知道这人的「底」了,想不到他还隐藏起这么多面具,让她除了吃惊还是吃惊。令人讶异的事,永远在发生。可是不管是此刻调情的他、过去一板正经谈论工作的他

2020-04-19

在公司内,他这个董事长底下,还有三名跟随多年的副手

在公司内,他这个董事长底下,还有三名跟随多年的副手,他们都能独当一面地撑起各自节目的重责大任,所以现在金龙最注重的还是自己手中这个老字号,也是目前全台收视率始终傲视群雄的「缘来

2020-04-19

「百分之百的人话,甜心。」洛夫好心的说:

「百分之百的人话,甜心。」洛夫好心的说:「我还没遇见过哪个女人像你这么难缠,居然要花费我这么大的功夫才能『劝』动你。」德岚不理会他奚落的话,拧起眉头越想越不妙,「我还大言不惭的

2020-04-19